追蹤
房產大亨織夢
關於部落格
眼看著黑心食品竄燒,無良商人大賺黑心錢,小市民該如何伸張正義,讓大亨手持正義棒打破黑暗面
  • 394261

    累積人氣

  • 48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從徐州10看環保議題與開發商的利益比較


故事的緣起

2009年10月

北市近臺大社科學院的徐州路,其存有一整排近五十年歷史的長年樹木,而其中一棵卻因數月前富豊建設、富泰營造等企業收購國有財產局於該處之土地,並欲將改建人行道、移植其上衰弱老樹,而造成各方強烈不滿。


樹保會與台大學生的反應

今年10月於台北市樹保會於評估該樹未能列保後,在臺大的學生發動了近三千人聯署,並與相關NGO組織聯合發佈記者會與參與樹保會會議,然而此舉不僅未能致富豊建設、富泰營造改變其用地設計圖,避免遷移老樹,更招至老樹遭斷枝斷根,甚至於學生上課之際欲私自遷移樹木之舉。


而在今年的12月中旬,樹保會即將再次審議該徐州老樹是否能列入保護,感於學生經驗有限,聲音薄弱,希望於社會中已有所成的各位學長能公開聲援我們的訴求:


一、徐州路老樟樹群是重要生態和人文歷史資產,應指定為受保護樹木。
二、開發商富泰營造-富豊建設應變更設計,原地保留老樟樹並妥善保護。
三、國有財產局應審慎評估販售國有地,老官舍應做為公園及社區公共使用。並於樹保會中支持老樹列入保護。


    在我們認為不論於情(樹保會審核老樹群)、於理(建商購地不包括其前方公有人行道或上樹木)都應當支持徐州老樹不根除、不遷移的情況下,只缺一位社會領袖為我們發聲,若護樹不成,除徐州路綠色隧道不保、法社學院失去學習氛圍外,其例將成為各企業組織持續破壞各地林木之理由,同學們之社會願景也會因此大受打擊。 台大社科院學生會會長陳乙棋也說,台大社科院的教授及學生,對於徐州路綠色隧道的老樟樹都相當有感情,建商不能說砍就砍,況且老樹移植後也不容易存活,建議建商在規劃建案前,有必要先與當地居民進行溝通協商。


徐州路居民與環保團體的反應

最近經過台北市徐州路的民眾,可以發現路旁兩側老樟樹上面綁著「老樹不要走」的祈福願望黃絲帶,護樹團體期盼藉由傳達出保留徐州路綠色隧道一棵樹都不能少的主張,能夠讓在地居民的歷史人文記憶和年代久遠的老樹不被移除。

由於先前為了配合建案,曾經發生徐州路老樹遭到移除的事件,綠黨發言人潘翰聲表示,徐州路綠色隧道的老樟樹具有60到70年的歷史,如今卻因為建商的建設案,造成一棵棵與文化密切相關的老樹逐漸被移植,破壞綠色隧道的景觀,因此,他呼籲台北市政府應該要永久保留徐州路上的綠色隧道,而且更提出建商必須要變更建設開發案的設計,原地保留這些老樟樹,以及國有財產局不要賤賣徐州路包括人行道在內的國有土地與老樹等訴求,才能避免綠色隧道逐漸受到一點一滴的破壞。


台北市徐州路居民組成東門護樹志工隊抗議建商砍樹,並要市府徵收徐州路10號人行道與3棵老樟樹。市府回應,儘快召開樹保會議;建商則承諾,樹保會議結果出爐之前「不斷根」。

開發商的反應

北市徐州路10號因富泰營造富豊建設建案,老樹被迫遷移,引起社區居民及環保團體抗議。居民、台大學生及民間團體今天上午聯合舉行記者會,並且由市議員簡余晏邀集市府公園處、文化局與建管處舉辦協調會。

東門護樹志工隊表示,將直接要求國有財產局停止賤售國有土地,並呼籲富泰富豊建設變更設計,「請建商不要與社區為敵」。在地居民建議,建商應原地保留老樟樹並妥善保護,否則不排除發動全面抵制。

建商專案經理玉承杰表示,願意盡力配合居民需求。今天他也承諾,在樹保會討論出具體決議之前,「老樹暫時不會斷根」。

協調會決議請文化局在2週內召開樹保會議,並要求將樹保委員會主席層次由副市長提高為市長。文化局也承諾,2週內召開樹保會議。

北市建管處則回應,若樹保會決議為「原地保存老樹」,將會要求建商變更設計,不得砍伐老樹。

綠黨發言人潘翰聲指出,國有財產局2006年出售徐州路10號共102坪的土地,建商在去年取得這筆土地後,向市府申請移除人行道上的老樟樹,在今年6月29日的樹保會議悄悄過關,多數居民卻被蒙在鼓裡。

潘翰聲表示,釜底抽薪之計,就是請北市府將這處道路買回、主動徵收徐州路10號人行道與3棵老樟樹,以補正國有財產局將國有公用資產拍賣的不當政策。

身為當地居民、出席協調會的前法務部次長郭林勇則說,徐州路綠色走廊擁有的不止是綠蔭,還保存歷史文化記憶、連結居民情感。他呼籲北市府「不要只注意所有權」,應積極展開老樹保護相關計畫。


結果

台北市徐州路十號前老樹護衛行動傳出捷報!綠黨政策部主任潘翰疆表示,在綠黨、當地居民、台灣大學師生積極行動,以及社會各界的關注下,負責該建案的郭旭原建築師日前主動宣布退出建案更換為張偉幸建築師;富豊建設提出的建築計畫變更內容中,也將老樟樹原地保留、不進行遷移,讓徐州路綠色走廊意象得以完整保存,並繼續成為居民心中共同的生活記憶。

而在此次經驗中,發現應注重公眾權益的政府反而比建商更重視「私權」。徐州路十號原為公有地,但在轉移及出售的過程中,卻連同行道樹一併賣出,因此在抗爭的過程中,儘管他們一再強調行道樹是市民共享設施,不應將之私有化,但台北市政府卻以地權及建照皆為合法取得為由,同意老樹移植,反而最後是建商自行放棄移樹。
跨單位組成的台北市樹木保護委員會在此次事件中更徹底失能,自我矮化為「樹木移植委員會」,在會議中不斷討論植穴深度、移植程序等以老樹移植為前提的專業性問題。此外,環團一再強調徐州路老樹皆有六、七十年樹齡,符合「台北市樹木保護自治條例」第二條第五款,具人文歷史代表性,可指定為受保護樹木之條件,但台北市政府卻連種植記錄都找不出來,反而是居民自行至圖書館整理出許多老照片佐證,在在顯示政府的無能。
 

寫這一篇的主軸並非是要諸君一昧以抗爭為訴求,反倒是過公評,讓事情順利,老實說開發商並不是笨蛋,或許計畫的稍變,更可將整體利益放至最大,在此恭喜徐州路的居民、台大的學生、環保的團體終於達成目標,而建商在此過程也發現了老樟樹的價值,進而讓本案產生價格優勢,這是雙贏的局面可喜可賀,但市政府原本該做好協調者卻無法將公眾利益及私人利益的分野作出最好的判斷,大亨只能說讀死書不如不讀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